欢迎来到西盟佤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网

村志开篇文化编修浅议——以《秧洛村志》为例

村志开篇文化编修浅议——以《秧洛村志》为例

 

村志编修古已有之,是方志家族中不可缺少的重要一员。编修一部村志,是 “三农”历史渊源文化传承的综合载体,是对 “三农”问题的调查研究。本文以《秧洛村志》为例,谈谈自己在村志编修中开篇文化的一些思考。
参照多个范本目录和成书,结构上以自然地理、机构沿革开篇的居多。我在《秧洛村志》开篇大胆引经据典,以《司岗里》、《牡帕密帕》传说开篇,增强了民族文化承载。

以经典传说开篇 传说人类是如何的诞生、如何制造工具、打猎、盖房子、种谷子、开展生产,分配制度等等。展现出佤族、拉祜族先民踏遍千山万水,历经千辛万苦的漫漫迁徙之旅,游猎、游牧、游耕,所有的一切,只为找到一个美丽的家园,让人们感受到了佤族、拉祜文化的独特魅力。以传说文化开篇,可以让人们感受到佤族、拉祜族文化的载体;也让人们感受到维系佤族、拉祜族精神生活的纽带是什么,所以传说开篇有着深刻的文化意义。1以《司岗里》传说开篇《司岗里》传说以人为主线、用神话、故事、史诗、民歌等形式诠释了人类从哪里来,到地球后又做了些什么事为线索,将天文地理、人文风情等知识有效传承。《司岗里》造天、造地、造万物、造人的传说,传承着佤族先民对宇宙、对世界、对人生的朴素认识。佤语“司岗”是石洞,“里”是出来,意为人是从石洞里出来的。人要从崖洞里出来,但洞口封闭着,人出不来,天上的飞禽,地上的走兽都来帮忙。各种动物用尽了办法,使尽了力气,还是打不开洞口,最后小米雀把崖洞凿开了,人便从洞里出来了。人类从崖洞出来以后,就与世界万物有了联系。而世界万物是有灵性的,它可以与人对话、与人共处,万物有灵赋予《司岗里》活生生的形象,从而产生了一系列人与世间万物相互联系的传说故事等等。《司岗里》传说是佤族文化精神的核心,是佤族力量的源泉,是佤族世代相传的思维方式、价值观念、行为准则、风俗习惯。《司岗里》传说开篇蕴涵着佤族人民无穷的智慧和丰富的精神财富,是佤族文化的灵魂。2以《牡帕密帕》传说开篇《牡帕密帕》记载了造天造地、创造万物、葫芦生人、兄妹结婚、人类繁衍的传说。天神厄莎把葫芦籽撒下地,用草灰盖起来。过了七轮又七天,葫芦长出来了,又过了七个月,葫芦成熟了。一天,葫芦里传出人的声音,厄莎急忙叫来小米雀,让它啄开葫芦,放出人来。小米雀有着铁打的嘴,长九尺九寸。它啄葫芦,连续啄了三天三夜,铁嘴都磨秃了,没有啄开葫芦。厄莎又叫来一对老鼠,命令老鼠啃葫芦。老鼠的牙,像一排铁锉,它们啃了三天三夜,终于在葫芦上啃出两个大洞。随着一阵笑声,从葫芦洞里爬出两个孩子。男孩名叫扎笛,女孩名叫娜笛。《牡帕密帕》传说,是浩瀚的拉祜文化中的一个璀璨明珠,在民间文学类中具有普遍代表意义,它是拉祜族历史文化研究不可缺少的宝贵资料。

以村庄文化开篇村庄文化一直被誉为“传统文化的明珠”、“民间收藏的国宝”。村庄文化是乡村的乡土建筑与乡土文化的综合载体。西盟的村落文化,在美丽乡村建设已逐渐淡出了人们视线。但它依然像一个破残的木拉,保留着解放前和解放初期的民居、服饰、饮食的影子,我在《秧洛村志》开篇以村庄文化开篇,试图找寻回来一些西盟村庄文化的古老记忆。1以村庄由来开篇村庄地名趣味横生,每个寨名都有自己的特色和历史渊源,作为地理上的村庄,袒露着人性的自然和富有,显示着生命的力量和厚度。如:秧洛由来。清乾隆二十年(1755)由岩开、岩亏领人户从阿莫、他郎等地迁来。佤语,“秧”为寨,“洛”为酒筒,由于寨子周围做酒杯的竹子比较多,又盛产小红米,小红米是做水酒的主要原料,所以 “水酒多、酒杯多”,加之酒筒做得比较精致,人们都喜欢,故佤语称“秧洛”。再如:“阿佧地”由来。清乾隆四十五年(1780)由老三、娜娃领人户从澜沧募乃迁来。拉祜语,“阿佧地”即蒿枝非常多,密密麻麻的象树林,住在蒿枝地,故拉祜语称“阿佧地”。村庄是村民的情感归依和精神守望的地方,是村民情牵梦绕的地方,是袅袅炊烟升起的地方,是休闲舒适生活的地方,是熟悉的人际关系的地方,是村民生活栖息的地方,也是心灵深处的精神栖息地。所以,村志以村庄文化,可以大大拉近与读者距离,能得到所地村的广泛认同。2以风俗文化开篇人们常说:“五里不同风,十里不同俗”。民俗文化, 是指民间与集体遵从的、 反复演示的、 不断实行约定俗成的风俗生活和文化的统称, 具有增强民族的认同, 强化民族精神, 塑造民族品格的功能。秧洛村的佤族、拉祜族先祖们的民居、服饰、饮食文化十分丰富。如: 女性服饰。佤族妇女服饰普遍穿披肩或无领短衣、或无领无袖短紧身褂,腹部裸露,下穿长至膝盖的前开口短裙。头戴银箍或篾箍,戴耳环,颈戴银项圈,腰围数十道黑漆涂制的藤篾圈,手腕和手臂戴银镯,膝下脚腕戴数十道藤篾圈,小腿裹布套。拉祜族妇女头裹一丈多长的黑布包头巾,身穿开岔很高的长袍,高领,岔口两边和衣领周围镶有彩色几何纹布条,沿衣领和开襟嵌银泡,缀以彩色斑斓的图案。内穿裤筒宽大的长裤,颜色多黑。妇女佩戴项圈、耳环、手镯等饰物。我在《秧洛村志》开篇中记载了民居、服饰,是为了记住这些民族文化的精髓,为了让人们 “留住乡俗”、“记住乡音”、 “记住乡愁”、“不忘记忆”。

以引文开篇我在《秧洛村志》章节开头多处引用了习近平总书记的论述。如“农业”一章开头中,引用201212月,习近平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指出:“手中有粮,心中不慌。我国有十三亿人口,如果粮食出了问题谁也救不了我们,只有把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才能保持社会大局稳定。因此,我们决不能因为连年丰收而对农业有丝毫忽视和放松。粮食生产根本在耕地,命脉在水利,出路在科技,动力在政策,这些关键点要一个一个抓落实、抓到位,努力在高基点上实现粮食生产新突破。中国要强,农业必须强;中国要美,农村必须美;中国要富,农民必须富。农业基础稳固,农村和谐稳定,农民安居乐业,整个大局就有保障,各项工作都会比较主动”。我认为这样有两个好处:一是突出党对 “三农”高度重视。引文可知习近平总书记的“三农”思想,有着宏大深远的战略眼光,全面科学的系统思维,清晰坚定的底线思维,真挚真诚的为民情怀,为我们描绘了“三农”发展的新蓝图。习近平“三农”思想发扬了我们党重视“三农”工作的优良传统,继承几代中国共产党人对“三农”问题的探索和奋斗,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我们党关于“三农”的思想理论,回答了新的历史条件下“三农”发展的现实问题。二是突出提高“村志”的政治站位。村志也是“官书”,我们要提高政治站位,要把党性融入到志书的血脉里、把党魂熔铸在志书的精神中。对志书不能有杂音、噪音,要有爱党、言党、忧党、为党的信念。我在《秧洛村志》中以传说文化、村庄文化、引文文化开篇,那是因为:乡村是厚重的,它沉淀着传统文化的精髓;乡村又是脆弱的,它承受着近年城镇化进程持续的破坏。村志是特定的、立体的、活生生的地域画卷。村志是对乡村文化历史的存留和抢救,也是推动乡村凝聚力与向心力的催化剂。所以开篇应该重视传说文化、村庄文化、引文文化。

(来源: 西盟方志